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寒门宰相

七百零一章 经略安抚使

更新时间:2022-12-05  作者:幸福来敲门
官家道:“两府报上来的封赏名单,朕都过目了。”

“如王韶之弟王夏推恩,官为江宁府法曹参军,王韶长子王厚因军功兼推恩,升授三阶为会州军事推官,章越长子章亘推恩,官授秘书省校书郎,章越侄章直推恩,升授太常丞。这些朕都准了。”

推恩之制,也是如此。

章越,王韶收复熙州全境,此军功极大,再行在职名官位封赏必然引起太多争议,但恩及家人子侄兄弟倒是容易。

而景思立,王君万在武资都迁作三等。

下面在议论高遵裕,章越,王韶三人封赏上,几位执政将高遵裕列在第一,官家不免要说几句。

高遵裕功劳到底多高,众人都是心知肚明。

王安石奏道:“启禀陛下,高遵裕功劳虽非首功,但是与王韶,章越还算和睦,并非阻挠,当初攻取临桃城也是他的首功。”

官家看了李宪的奏报,哪不知高遵裕攻取临桃的真相如何?

只是顾念着对方是自己舅公的面子,他也不好直说。

王安石等大臣们不说是顾忌着自己的面上,但官家自己不说,则不太懂事了,说出去怕是大臣们暗中骂自己是昏君。

官家道:“当初朕令章越修庆平堡,高遵裕修玛勒寨,结果庆平堡修成,但高遵裕却屡请缓功,言玛勒寨近西夏点集,需从秦凤路调大军,非仰仗其他人马不可。”

“如今章越已修成庆平,渭源二堡,高遵裕却毫无所成,如此焉能为首功?若再让高遵裕为熙河经略安抚使,岂非遭天下人笑话,朕不准此奏!”

王安石道:“那就升授高遵裕为西上閤门使,荣州刺史!如今曹俏也不过是横行加带器械,如此封赏不为过了。”

官家点点头,如今高遵裕的地位在曹太后的弟弟曹俏之上,确实不算委屈了,这样他也算可以跟太后交差了。

官家道:“准奏!章越当赏何官?”

王安石道:“章越可赏赐紫袍,知熙州军州事再兼知河州!再赐《御制攻守图》、《行军环珠》、《武经总要》、《神武祕略》、《风角集占》、《四路战守约束》各一部。”

紫袍为三品以上官员所着,绯袍为五品官员可着。原先章越作为天子讲官,曾赏赐服绯,如今则赏赐紫袍。

但宋朝的知州可是着紫袍的,不过这称为假紫。

所谓假紫,就是朝廷官员到地方任知州可以穿紫袍,充一充面子,但回朝任职就必须还回去,原来什么服色还是什么服色。

而章越为熙州知州,是可以着紫袍,但只是假紫而已。

如今赏赐紫袍,就是真紫袍而非假紫了。

到了这一步几乎到了堂上官,唐朝将三品以上官员称为显贵,五品以上官员称为通贵。

所谓满朝朱紫贵是也!

至于兼知河州也是有名堂。

官员差遣上升迁,从小州通判至大州通判,大州通判升小州知州,再从小州知州升大州知州。

但熙河路没有大州,只有小州。

当然设立熙河路后,熙州升为了节镇州,理论上也可以是大州。

但章越兼知熙州,河州两州,算是真正坐实大州知州的资序。当然眼下河州全境还为木征所据,章越这河州知州还纯属画饼。

反正当初章越为‘渭源堡堡主’,尚敢称为熙州知州,如今有了熙州全境,再兼知一个河州知州也不在话下。

当然这也显示宋朝兼并河州的决心,让木征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

官家道:“章越之功,如此之赏实在太薄。”

王安石道:“诚然如此,但若升授本官则为谏议大夫,若赏馆职,则为直学士也。”

谏议大夫在朝可为四入头,在外可为路都转运使,吴充为枢密副使时本官也不过是谏议大夫,至于阁直学士已相当官入三品,如此连紫袍都不用赐了。

到了章越这一步,升官本来就难。

官家也知暂不可授此二职,但他又想多赏章越一些,于是道:“李宪奏说章越自驻通渭堡以来,与蕃民秋毫无犯,其教军以爱民歌,士卒人人能唱,军纪严明至极。”

“其兵马入临桃城时,番酋女子皆联袂围绕汉官踏歌,言此后蕃汉之间只有买卖,而无杀戮,快乐作得活计,从此不怕木征来强征牛马。”

说到这里,官家叹道:“人心向背,实是天命所归,朕为天子者不可不畏民心,亦不可不从人心,章越能为朕招抚蕃部,如此深得人心,实是大功一件,朕又岂能委屈了他。”

不知情况的人还以为这李宪受了章越多少钱,竟给章越说了这么多好话。

但在场人都知道李宪说得是实话。

官家道:“那便再让章越保举一人为官。”

“遵旨。”

“王韶当赏何官?”

王安石道:“馆职可升授予集贤殿修撰,本官加为右司谏!”

官家毫不犹豫地道:“准奏!”

在官家心目中,章越功第一,王韶功第二,高遵裕功第三是母庸置疑。

这样的安排正合适。

封赏已是议定,下面就是熙河经略安抚司的编制和兵力。

王安石道:“熙河路经路安抚使司设后可为极边,秦凤路经略安抚使司即为次边。”

“可使秦凤路的兵马六成分属熙河路,臣等计过,其中一共兵二万九千七百二十二、马三千二百七十八,其中驻泊兵一万三百二十八、马九百四十八,蕃兵一万八千三百九十四、马二千三百二十。”

“另从泾原路经略安抚司使调拨弓手五千,知军景思立所管正兵一千五百,皆调拨熙河经略安抚使司。”

一共三万六千五百名兵马,从陕西诸路调入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司。

王安石又奏道:“此外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司置钤辖二员、路分四员、走马承受一员,熙州通判二员、曹官三员、驻泊监押三员、物务监官九员。”

“同时先拨钱一千五百万贯,以实其边费。”

这么多兵马,以及这么多钱财,以及这么多的官员位置。可知朝廷为了新设熙河经路安抚使路砸下了多少资源。

那么最要紧的是这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到底是何人?还有秦凤路转运使司的都转运使是何人?

对秦凤路转运使司王安石势在必得,于是当堂推举了天章阁待制蔡延庆。

三舍人之事后,王安石便推举了蔡延庆为舍人。

文彦博则不同意,他认为蔡延庆这个人不知兵,便推举龙图阁直学士蔡挺。在朝堂上人事的决定,是宰执们交锋的一个焦点。

就连王安石这样不结党的大臣也不例外,也会推举亲附自己的人出任要职,因为从私情来说谁也不会推举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哪怕对方再有才干。

秦凤路转运使司是一路最高行政长官,除了军事,刑名以外全部都管,同时监督下面各州知州这样的行政官员。

文彦博推举蔡挺的原因是蔡挺更知兵,作为镇守陕西多年的官员,蔡挺确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不过王安石却认为用兵之事自有经略安抚司去为之,都转运使最要紧的还是在于理财。众所周知秦凤路是大窟窿,每年需要朝廷用转移支付的办法去维持。

中枢这么多钱财用到秦凤路,必须有一个善于理财的官员坐镇在此。

二人争论了半天,官家支持了王安石。

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官家明显地偏袒王安石,但也不是绝对,若文彦博提出了人事他若一个都不采纳,文彦博也早早辞职了。

异论相搅是祖宗家法,所以官家再偏袒王安石,但在一些人事上还是要向文彦博让步,维持一个三七开的局面。

秦凤路都转运使定下后,便是熙河路经略安抚使之职。

王安石仍然推的是高遵裕。

官家眼见对方再推,于是皱眉道:“高遵裕哪有这个才干,怎可为一路经略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朕看来一路钤辖足矣。”

经过李宪一说,官家也明白高遵裕的才干,秦凤路钤辖已是顶天了,真要放到经略安抚使得位置上统帅一路兵马,那还不得出事。

王安石奏道:“既是如此,不如为都总管。”

一旁吴充对王安石想法也是猜到了,他出面反对道:“高遵裕如今还知会州,从无总管离帅府而知军州者。”

兵马都总管是一路兵马统帅,知州则是行政官,你如果不是经略安抚使身兼二职十分怪异,有违民事与军事分开的原则。

不过王安石坚持的态度十分坚决。

文彦博,吴充都是心想,王安石坚持让高遵裕为熙河路都总管,分明就不欲他人兼之。

都总管本称为都部署,后避了英宗名讳改为都总管。一般而言经略安抚使都兼任路兵马都总管的。

最后朝堂上还通过高遵裕为都总管兼知会州,同时景思立为路分钤辖。

王安石又道:“可使章越为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兼知熙州,王韶为熙河路经略安抚副使兼知通远军。”

官家便同意了。

散朝之后,文彦博与吴充一并离开。文彦博对吴充道:“向来经略安抚使都是宰相私人,我听闻令婿从未有一封私书给介甫,反倒是王子纯每隔数日便给介甫来书一封,叙说经略熙河之事啊!”

在搜索引擎输入 寒门宰相 龙之谷中文 或者 "寒门宰相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寒门宰相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