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卒舞

第十四章 窃贼之贼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我等天黑
贺难自山河府离开的当夜,他没有立即出城去,而是先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他住的地方在离山河府有些距离的一处巷子的最深处,这巷子住的都是如他一般出身于外地,来京供职的微末官员们。

他刚推开院门,抬眼便看见自己的小屋门前已经有一个站在阴影下,打着灯笼的人在等着自己了。

贺难看见此人,突然站定,高举起了右手比了个类似于阻止的手势,低声说道:“没事,自己人。”过了大概几息的时间,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好。”

站在屋檐阴影下的人不禁笑出声来,问道:“你在那儿自己嘀嘀咕咕什么呢?中邪了?跳大神呢?”这人听声音是一个清脆的男声,约莫和贺难同龄,是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

贺难看着阴影下的少年,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我刚才跳大神,你的脑袋已经没了。”

那少年不屑地冷哼一声道:“这白玉京内难道还有能取走我脑袋的人么?”

贺难虚着眼睛,有些无语道:“我记得咱们俩刚认识的时候,你可是被一群酒楼的杂役追着几条街的打……就这样还要腆着脸说没人能取走你的脑袋吗?”

持灯笼的少年听到贺难这样说,在灯笼那微弱的烛火照耀下脸色发红,有些尴尬地咳了咳两声:“那都是多少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现在就别提了……”

贺难打趣道:“亏你还号称神偷,居然被平民百姓撵得像过街老鼠一样……不过你以前是个贼嘛,说你是过街老鼠也不为过对吧?祢老鼠。”

少年的名字叫做祢图,从前是个贼,号称“盗中盗”,也有人对他这种行为深恶痛绝而称其为“祢老鼠”。这位盗中盗却不偷穷也不偷富,只干那黑吃黑的买卖——诸如什么怪盗、惯偷儿、黑店等等,而每次出手都是无往不利,堪称是同行杀手。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什么劫富济贫,盗亦有道都跟我没关系。我不是什么大侠,我只是个小偷而已……我生来就是吃这口饭的。最厉害的小偷怎么会去偷普通人?只有能从同行的兜里撬出货、手中抠出钱的小偷才是最厉害的小偷,才配叫做‘神偷’。”

祢图撇了撇嘴,说道:“什么平头老百姓,明明是黑店的打手……行了,我不跟你斗嘴,反正我斗不过你。”

“知道就好。”贺难露出了一脸取得胜利一般得意的微笑,“对了,我要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祢图在怀中捣鼓了一会,摸出一叠皱巴巴的银票来交给贺难。这一沓银票有零有整,面额从一两到五十两不等,但总体来看还是小面额的较多。

一两银子大约等于一千文铜钱,大概能买二石、也就是约四百斤大米或是将近五十斤猪肉,购买力可以说是相当可观。但是金属较为沉重不便于携带,朝廷便建立了一些钱庄来印制和发行银票并承担兑换业务。盛国的商业十分发达,至今共发行了七种不同面额的银票,分别为一、三、五、十、五十、一百两和一千两,印制的数量和银票的面值成反比。而其中一千两的银票十分罕见,只有王孙贵族和巨富商贾才有机会见到和使用——当然,也并不会很频繁。

银票这个东西呢……普通人是没什么机会使用的,就拿贺难来举例吧——贺难是山河府的府丞,位阶八品——而八品官员一年的奉银是四十两左右,而这四十两大概是普通农民一年收入的八倍,是寻常的手工匠人的两倍。农民、工匠和微末官员显然是没什么余力去把手里的钱财兑换成银票的,更何况他们手中的钱财不过是极少数的散碎银子和大部分铜钱,以及粮食这种一般等价物。

有机会使用银票的群体不外乎贵族和豪商,以及一些犯罪产业的从业者——毕竟这个世道上最赚钱的法子都已经写进了盛国的《国律》里。

贺难手中这些银票当然不是他自己积攒下来的——他出身普通,刚当上府丞也就半年多,万万攒聚不了这样一笔巨款,而是前些日子齐单为了拉拢贺难,给他送上了这份见面礼——足足三百两的官银。三百两,足够让小户人家丰衣足食的过上几辈子的生活了,但也不过是齐单对于一个还算上心的拉拢对象随手的赏赐罢了。

贺难早就有心离开,这三百两银子可是天上掉下来的便宜不拿白不拿。但三百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去钱庄兑成银票一定会留下登记,更何况这三百两白银可都是盖着皇家大印的银元宝,这白玉京内敢给他兑成银票的都是官府的钱庄,谁能保证其中没有齐单的眼线?而寻常的当铺也好商号也好,是万万不敢收这官银的。无奈之下,他便找到了自己这位做贼却做的理直气壮的好友。

既然是贼,那总得有个销赃的去处,祢图这样顶尖的贼更是狡兔一千八百窟。贺难把那三百两白银交给他便是要他去比较靠谱的、销赃的黑市中兑出银票来。从黑市中流出来的东西当然没有任何痕迹,否则早就被官府顺藤摸瓜给端了——这些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是最“干净”的。

贺难仔细地点了点银票的数额,却又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只有二百多两?剩下的钱哪去了?”

“我去销赃的时候,看上了个宝贝,用剩下的钱买下来了。”祢图又在自己的怀中摸了摸,最后掏出来一件黑色的长条状物品递给了贺难,“喏,送你的。”

贺难撇了撇嘴道:“真有你的……花我的钱买东西来送我。”但是好奇心却驱使着眼睛看向了那件形状怪异的物品。

这是一件一尺左右长度的崭新的烟杆,雕刻成一条通体漆黑的巨蟒蜿蜒盘踞的样子。巨蟒的尾部是三寸左右笔直的烟嘴,身体则是盘桓着形成烟杆的主体,到尽头处是一个赤目金睛的巨大蛇头,蛇头两侧有着微微凸起的棱角,正朝天斜斜地张开血盆大口——蟒蛇张开的巨口便是盛放烟草的烟斗了。整条烟杆似是用玉石制成,华贵非常,颇具分量。蛇的两只眼睛是红玛瑙镶了细小的金珠进去,在烛光下犹如活物,栩栩如生;而细密的黑色鳞片一看便是出自名匠之手,摸上去宛如蛇皮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感觉浑身发麻。

“这东西真是你用不到一百两买下来的?”贺难的目光充满质疑地看向了祢图,“不管怎么看起来一百两都打不住啊……要我说的话,十倍都不止。”

祢图面色得意地说道:“本来以为你就有识人的本事,没想到识物也是有一点眼力的。这件小玩意儿可是出自著名的玉雕大师‘谷别山’之手,由罕见的墨色玉石‘烟熏玉’所制成。市价么……说它是无价也行,毕竟是要献给达官贵人的宝物。”

一听这话,贺难真的是心惊肉跳,眼睛几乎夺眶而出。“这玩意儿是怎么流落到你手里的?!”

“小爷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宝贝没见过?”祢图的语气很是不屑,似乎对贺难那种十分惊诧的神色有所不满。不过他又补充道,“但是这件宝贝确实是我见过的最惊人的之一……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儿的,一定要对值钱的东西十分敏感才行,我对这些东西就好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想必这就是天赋吧。”

祢图不愧是贺难的至交好友,连自卖自夸的神情语气几乎都一模一样。他看贺难的神色似乎对自己啰里吧嗦的感到有些不耐烦,才步入正题,“我为你兑这些银票当然要去最保险的去处,那种地方好东西当然不少。正巧听到那黑市典当行的老板和一个‘口袋’在吹牛逼说自己手里新得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云云。这件东西大概也是一个飞贼意外所得,转了几手便销到了那家典当行里去。我前脚兑完银票出门,后脚便在当夜里进了他家的仓库里,一眼便瞧上了它。要知道小爷我对金玉珠宝也是有过些研究的,这东西有多好我还能看走眼么?再加上白天里老板说什么谷大师、烟熏玉,九成九便是这件小东西了。反正也是落到贼手里,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我,我便顺手牵羊给它牵了出来。”

祢图眉飞色舞唾液横飞的讲了这一大段,没想到贺难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而是开口问道:“口袋?老板没事对着口袋说什么话?”

“口袋不是说真正的口袋啦,而是他们典当这一行的黑话,指的是有钱却不识货容易被哄骗的外行人。”祢图为贺难答疑解惑。

“那这么值钱的宝贝你就不自己留着?要送给我?”贺难斜着眼睛睨视祢图,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我又不抽旱烟,要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你那么爱烟,还是在你手里物有所值。”祢图对此并不放在心上,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要是想要,什么宝贝偷不到?说实话我对金银财宝兴趣并不是很大,只是单纯的觉得盗窃——尤其是窃这些贼们很有意思罢了,换句话来说,我做贼可能就是为了图一乐儿。不过你的那小一百两我可就昧下了啊,就当是你临走时给我留的饯别礼吧。”

贺难并没有对祢图说过自己要走,但是他也不惊讶于祢图能猜出来这件事,毕竟闲来无事哪有人会把银子换成银票的,只有要出远门的人才会如此行事。此时他心中颇有几分感动——自己这个贼兄弟在自己临走前还特意为自己偷了个相当好的宝贝——虽然也是从黑市中偷出来的没什么负罪感,但盗窃这种行为还是不太提倡的。

“说到饯别礼,不光你给我,我也要再给你一份——”贺难此时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玩意,是一个刻着“大”字的木牌。“我走后,一个大帮派的新首领就是你了。”

无论贺难再怎么桀骜不驯、故作老成,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半大少年,自然对于万千之众浩浩汤汤的江湖帮派兄弟义气很是向往。他平素喜欢结交朋友,三教九流无有不通,自来到白玉京后便认识了许多好友们。这些人中不乏如少年一般的鸡鸣狗盗之徒,但个个都是豪气干云胆性卓然之人,连朱照儿都常常来和他们凑热闹。

贺难是最先提出意见的人,至交好友几人热血上涌一拍即合便建立了这个“一个大”帮派。是的,他们这个帮派的名字就叫做“一个大”。一个大帮派起先不过是少年们的意气用事小打小闹,但随着时间过去,一个大帮派的“帮众”们也越来越多,都是些不过十几岁朝气蓬勃心怀热血的青春少年们。少年意气,一眼可交心,一笑可付命——以贺难为首的几人便像模像样的搞了些帮派制度,大多数都有关兄弟义气——譬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类的誓言。而贺难作为一个大帮派的发起人,自然是第一位“首领”,还搞了个刻着大字的木制令牌来。

一个大帮派至今不过是几十人罢了,这个“首领”之位也没有什么可得意的。但在这群少年的眼中便是最大的情怀与纪念,意义非同寻常。此时贺难和祢图的“首领”之位交接,也象征着兄弟离别,两人都不禁红了眼眶,有几行泪珠悄悄地顺着眼角流淌了下来。

正当这兄弟二人依依惜别、你侬我侬之时,空气中却传来一声不近人情的声音,清脆的女声打破了二人之间伤感的氛围:“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快些动身了。”

听闻这女声,祢图突然凑近了贺难低声八卦道:“催你走的这姑娘声音倒是好听的,可是我弟妹不成?”祢图比贺难小上几个月,此时明显是在言语之中占贺难的便宜。

贺难胡乱地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泪痕,提高了声音道:“你先进来吧,我们马上就走。”话音刚落,便见一身红衣自院门外悄然飘了进来。

祢图见了红雨样貌,不由得啧啧称赞,戏谑地高声道:“我当是弟妹形象不佳不敢见人呢,原来是一位仙子落下凡尘来了。”

贺难笑了笑,占便宜他自然是当仁不让,却是一次占了两人的:“你这位仙子嫂夫人,恐怕是不稀罕认她这个便宜郎君的。”

红雨早就知道贺难会露出这副不着四六的样子,但此时贺难手中掌握着李御史赐给他调度暗箭的黑箭头,不好发作,便偏过头去权当没听见,口中冷冷地说道:“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但我们要是再不出城等天亮了便不好走了。”

贺难见红雨如此告诫,也知道该是离开的时辰了,又俯过身去低声嘱咐了祢图几句,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带着红雨乘马离开了。

这小而旧的院子贺难住了四五年,一群半大儿郎的淋漓一盏、醺然大梦也在这里住了四五年。而现在却只剩下一个挑灯的少年站在院门前,久久不能离去,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归来。

笔趣阁(m.xcxsg)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卒舞

在搜索引擎输入 卒舞 龙之谷中文 或者 "卒舞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卒舞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