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卒舞

第二十五章 穷山恶水生狠人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我等天黑
魏溃的故事要追溯到更前的七年,那年他十八岁。

魏家村位于盛国北方金刀郡的一座卧虎山脚下,又毗邻一道藏龙河。此地山高水急,地势险恶,常有山贼于此聚众作乱。

有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魏家村的村民在此处生活久了,也养成了一身和山贼们斗智斗勇的本事,民风剽悍异常,这群“刁民”之中甚至生出来了一个了不得的狠人——十岁出头的小男孩便敢扛起农具反抗进犯的山贼,更别提成年男女了,所以这里也是方圆百里内唯一一个不受山贼侵害的村庄。

当然,也并不是人人在十岁的时候都有抡起锄头殴打贼人的本事,这个能把无恶不作的山贼打得抱头鼠窜的小男孩是个特例,如今小男孩已经成长为一个青少年了。

“魏溃!”一个赤裸着粗壮上身的中年男人叫醒了躺在村口大石头上小憩的魏溃,“晚上来柱子叔家喝酒啊?”

魏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原来叫醒了自己的人是同村的堂叔魏铁柱,他回答道:“就您的酒量……还要喝呢?”

魏铁柱被小辈儿玩笑一番,也不气恼,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叔叔有件事想找你商量,就说你来不来吧,好酒好菜少不了你的。”

一说到好酒好菜管够,魏溃嘿嘿地笑了一声,才应允下来,“好说。”魏铁柱见魏溃已经答应,便也不再打扰他睡觉,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魏溃被这么一吵,闹得确实有些睡不着了,便半梦半醒地躺在这块巨石上,凭借着树荫乘凉。迷迷糊糊之间看到几个陌生的身影在村口晃荡,顿时便清醒了几分,准备问问这几个人有何意图。

这几个陌生人鬼鬼祟祟地绕着村口走了几圈,正欲大着胆子往村子里走,却听见身后炸雷一般的声音传来:“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这几个小厮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才发现那棵大树底下还躺了一个人,不由得一阵心悸。“对,说的就是你们几个,别四处看了。”魏溃懒洋洋地说道。

这几个人都是二十几岁近三十的模样,竟然被这个壮汉唬了一跳——这也不怪他们,魏溃虽是还未及冠,但却生得熊臂虎躯,威风凛凛,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少年的样子。这几人中领头的,模样较为瘦小,他堆笑着说道:“我们几个都是附近鹿儿村里的,因为最近天降大雨毁坏了村里许多房屋,房屋需要修缮,而我们村里多为女眷,剩下的是都是像我一样的……瘦弱男人,缺少精壮男丁,所以才想来到周边村子借些精壮少年来助我们一臂之力,都说你们魏家村男儿尤为强壮,于是我们今日特地前来拜访……”男人也是滑稽,说到村中人丁时还特意指了指自己。

“缺少精壮男丁?你背后那几个不是么?”魏溃指了指瘦小男人的身后,跟着他的确实是四五个较为粗壮的汉子。

瘦小男人的脸一下就哭丧了下来,“我说这位大哥,这几个人哪里够啊……我们村就这几个结实的小伙子——再说人多力量大嘛,多些人帮忙也能早日完工。”瘦小男人居然管魏溃叫起大哥来。

魏溃抠了抠自己的鼻孔,有些质疑道:“就这么几个壮士你不让他们抓紧在村子里修缮房屋,还要拉出来作甚?”

一听这话,瘦小男人面色有些白了下来,冷汗直流,吞吞吐吐了一阵他才说道:“实不相瞒,因为前些日子的大雨冲垮了各村庄村外的护栏,这卧虎山上的山贼又开始猖獗起来,这些山贼本事可大着呢,都是杀人不眨眼放火不皱眉的主儿。我带着这几位兄弟一同前来就是怕有山贼出没害了我的性命……”说完,他还一阵后怕似的看向跟着自己前来的几人,那几人本来面色不善,见瘦小男人要他们帮忙作证一般便点了点头。

“想邀我们助你们村子修缮房屋?可有谢礼么?”魏溃又发问道。他并不是什么贪财之人,只是想,邀人助己哪有不带礼物的道理呢?这家伙虽然话语有几分可信度,但是行迹着实是太过猥琐可疑了一些。

“礼物是有的,昨日我们村里的文化人已经修书一封连同礼物一起送到你们这里了……应该是送到你们村长那里了吧。”瘦小男人搓着双手,讪讪地笑着。

“啧……行吧。”魏溃看这瘦小男人也算是对答如流,便摆了摆手放他们过去了,自己仍在巨石上卧着作一副酣睡状,但眼睛却一直眯了一道缝注意着那几个人。那几人并未进村,而是走到了远处商量了些什么,最后只剩瘦小男人一个人走进了魏家村中,另外几位精壮汉子逗留了一会便离开了。

傍晚时,魏溃还在巨石上卧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见铁柱叔的儿子魏成走了出来便起身上前迎过去。

“魏溃哥,我爹说让我来这找你——他说晚上让你来我家吃饭。”魏成比魏溃小上几个月,平日里也是和魏溃一起混在一起玩耍的。

“嗯。”魏溃点了点头,便跟着魏成往铁柱叔家的方向走去。

进了铁柱叔家的门,魏溃“嚯”的一声,好不热闹。铁柱叔家里大概坐了七八名男子——魏家村村长魏三爷爷、自己的父亲魏涛、邀请自己做客的铁柱叔,还有几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魏家村青年——其中居然还有晌午后,自己在村口碰上的那个瘦小男人。

“来了?”铁柱叔起身迎接魏溃,笑呵呵地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附近鹿儿村的陆智英,是来我们魏家村搬救兵的。”

魏溃轻轻点了点头,“午后在村口见过了——怎么不见另外几位?”

陆智英知道魏溃是在问与自己同来的几位精壮汉子的去向,便回答道:“那几位兄弟将我送到此处便先回去了——正如你所言,我们村内人手吃紧嘛。”

铁柱叔闻言不禁笑道,“见过了正好,就不用我来多介绍了——你这位陆兄长不仅仅是来我们魏家村搬救兵的,还要为你们几个青年后生保媒呢!”

一听此言,陆智英连连拱手道:“这位兄台相貌不凡,一看便是人中龙凤,我怎能以兄长自居?”一听此言,几位魏家村的年轻人都乐不可支,让陆智英一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十分尴尬地搓了搓自己的双手。

“什么兄台啊……”说话的是铁柱叔的大儿子魏功,他比魏溃大上个四五岁余,如今二十有三了。“他就是看起来老成,实际上比我年岁小多了!”

听完魏功的解释,一想到自己下午还对魏溃连唤“大哥”,陆智英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行了。”铁柱叔瞪了几个年轻后生一眼,“人家是客人,你们都礼貌些,一会还得谢谢人家为你们保媒呢。”于是后生们便闭嘴听陆智英要说些什么。

陆智英巴不得赶紧打破这种尴尬的氛围,清了清嗓子道:“我这次前来魏家村,一是为了借些精壮青年到我们鹿儿村助我们修缮破损的房屋,二便是为了我们鹿儿村的待嫁丫头们讨得个如意郎君——都说附近十余个村庄,就数你们魏家村男儿最为孔武有力,有英雄气概,今日得见,真是所言非虚啊。”陆智英还算聪明,一番话半真半假的吹捧了一下在场的众位魏氏男儿,自然是很让人高兴。

鹿儿村原名陆儿村,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地方了,不知是风土还是人情所致,这村子里向来是姑娘多,男儿少;而陆儿村的姑娘一个个也都出落得如花似玉一般,虽然称不上是大家闺秀,但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许多周边村落的男丁都踏破门槛地前往此处求亲,希望能娶个漂亮姑娘回家。

鹿乃祥瑞之兽,又有象征男女爱情之意——人皆说伉俪情深,伉俪意为夫妻,鹿皮又名俪皮,盛国便时兴以鹿皮作为男女婚嫁的聘礼。而因为陆儿村多生女子,又因女子相貌姣好而闻名,于是便将村名中的“陆”改为“鹿”,距今已有数十年的历史了;自此后男姓陆、女姓鹿,皆盼姑娘能嫁到一个好人家去。

一听这陆智英要为兄弟几个保媒,保的还是鹿儿村的水灵姑娘们,魏功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自己二十有三了还未成亲,居然有这等好事掉到自己头上,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看魏东那个表情脸都要绿了,他成天炫耀自己娶了个好媳妇——天底下再好的媳哪能有鹿儿村的媳妇好呢?

魏功还在想入非非之时,魏成也兴奋地窜了起来,“我也能娶媳妇么?”村长魏三爷爷和魏铁柱都笑呵呵地拍着魏成的手臂,“能,能!”

铁柱叔此时又把魏溃拉到自己身前,对他说道:“魏溃啊,你小子相貌最为粗犷有豪气,又兼有天生神力,哪个姑娘嫁给你才是好福气呢!还不快在你这位陆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争取给你讨一个村花当老婆?”

陆智英听得魏溃有一身神力,顿时也来了兴趣,“天生神力?我倒要见识见识小兄弟的本事了。”

大媒人都这么说了,旁边的众人更要起哄好好为自己的子侄、兄弟喝彩一番,魏溃本来对娶媳妇这种事并不怎么上心,刚想回绝,又见到父亲魏涛也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便敷衍道:“好好好,我给你们露一手。”随即便大步流星地走出屋内来到院子里,众人也在后面跟着。

魏溃见院子里有一大石桌,便走上前去大吼一声,双臂微微使力就将那石桌举了起来直过头顶,众人纷纷喝彩道:“好!好!”魏溃听他人称赞自己,心中也备受鼓舞,又将那石桌往空中一掷——

众人面色哗然,纷纷吊起来胆子为他担忧起来,魏涛更是立刻拔身冲过去,口中喊道:“快躲开,小心受伤!”

话音未落,却见魏溃已经将石桌稳稳地接在手中,轻飘飘地放到了地上。“好!好!好!”魏涛见儿子没有大碍,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站在屋门前的几位都鼓掌喝彩,后生们大呼小叫地为魏溃造势。

陆智英走到那石桌前也想试试石桌的分量,他使出吃奶的劲儿来,脸憋得通红也没能将石桌搬动丝毫,引得后生们又一阵窃笑。他撤到一旁,用手背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讪笑着说道:“果然是千钧神力——名不虚传啊。”眼珠子却在眼眶中滴溜溜地转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饭时已到,众人在院子中喧闹一番后也累了,便回到屋子里摆开宴席开动。席间魏铁柱和陆智英一直在谈论做媒之事,生怕落下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觥筹交错,酒至三巡,众人都有些醉意了,魏铁柱果然如魏溃所说酒量一般,此时已经面色通红地躺在了炕上,只是手还在比划着什么。魏溃见众人都伏倒在桌上,偷偷地拉着自己父亲出了门。

“爹,你有没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魏溃的酒量极佳,鲜有大醉酩酊之时,此时他疑问道。

“嗝……你这小兔崽子……有什么不对的,人家为你做媒你还不满意?”魏涛也喝了不少酒,有些眼花目热。

“不就是帮个忙修缮一下破屋么?也就是举手之劳罢了。至于又送酒肉又卖女儿的么?”魏溃有些不屑道,他对陆智英很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这人是另有所图。“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黄皮子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嘿你这小兔崽子,”魏涛连忙抽出手来打了魏溃几下,“人家好心好意的和我们联络一下感情,你还说人家没安好心?刚才开饭前我看你就不情不愿的……”

眼见得父亲酒意上脑,声音渐高,魏溃连忙捂住了他的嘴,“行了爹,我不说这事了还不成么?”

见儿子赔笑,魏涛的气才消下去,领着他又进屋去喝酒了。

两人甫一进屋,便见魏三爷爷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拍着胸脯道:“陆贤侄今日便在魏家村住下吧,老头子我对你允诺明日一早我就派这群后生们跟你一同去鹿儿村帮忙。”一看便是喝多了酒。

众人都万万没想到,这一允诺,却险些允出来个滔天大祸来。

笔趣阁(m.xcxsg)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卒舞

在搜索引擎输入 卒舞 龙之谷中文 或者 "卒舞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卒舞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