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卒舞

第四十七章 山鬼栈中来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我等天黑
“你也没问我啊?”魏溃倒是回答的理直气壮。

其实贺难对于酒里下蒙汗药这件事也不能说陌生,毕竟他曾经也是街头出身,对于这种坑蒙拐骗小伎俩不能说十分娴熟但也是见怪不怪了,他这次着了道可真不能怪他不小心——贺难眼睁睁看着魏溃喝完酒像是没事人一样他才倒了那半杯酒喝下去的。

“你怎么没事?”贺难提出了疑问,他倒是不觉得是魏溃下的药,但是魏溃喝的量明显比他多很多——这一壶酒贺难也就喝了那半杯而已,剩下的全让魏溃扫光了。

“我啊……”魏溃想了想,“蒙汗药这种让人发昏发沉的药对我不起作用,只要我闻到血腥味儿就特精神。”此时二人都有伤在身,贺难的肩膀还包扎着,魏溃就更不用说了,身上不知道被擒龙索割破了多少处,浑身都在裹着绷带。

“妈的……你吃人肉长大的啊?”贺难对此很是震惊,究竟是什么人才会“闻到血腥味儿就特精神啊”,但是他现在的心思显然不能放在魏溃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酒里被人下了蒙汗药说明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郁如意还自己在隔壁的厢房里呢,他得去看看。

贺难踉踉跄跄连滚带爬地从榻上翻了下来,发现自己虽然神智还清醒着,但是腿脚已经站不利索了,只能手脚并用地往门口爬。

“哎……”魏溃走到贺难边上,一把将贺难扛到自己肩上。“还是我扛着你走吧。”

两人用这样一个奇怪地姿势敲开了郁如意的房门,却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魏溃推门进去,才发现有两具青年的尸体正倚在门槛上,一个脸朝门的方向,另一个却是面向屋内,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额头上血流如注,地上还散落着两把腰刀,而郁如意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坐在厢房正中央的桌边,百无聊赖地操控着指尖上的一簇水流。

清丽的少女和两具尸体同处一室却毫无惧色,这让魏溃和贺难两人全身都冒出一股冷汗,而郁如意的表情好像就是把“大惊小怪”这四个字写在脸上。

“怎么搞成这样?”三个人同时开口道。贺难和魏溃自然是问郁如意为什么她房间里会有两个死人,而郁如意问的自然就是贺难怎么瘫痪了。

“我先说吧……”沉默了一下后还是魏溃先说话了,贺难这个样子看起来过不了多久就要连嘴都张不开了。他把刚才二人经历过的事情复述了一遍给郁如意,又解释了为什么贺难中招而自己却没什么大碍的原因。

没想到郁如意却得意地笑了起来:“贺难啊贺难,你不是很能耐么?怎么这次却只有你中招了呢?”

贺难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拍了拍魏溃让他把自己放在椅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看他喝完之后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以为没事呢,谁能知道这家伙有着这么变态的抗毒体质啊……”

郁如意此时又皱了皱眉,埋怨地说道:“我不是提醒过你别喝酒么?”

提醒?二人这才想起来,一开始郁如意是来过他们那间厢房告诉他们有伤在身千万不要喝酒。

“那个时候你就知道酒有问题了?”贺难的表情瞬间就变得无比蛋疼,“你怎么不把话说明白一点呢?”

郁如意则是轻轻笑了一下:“我要说是我也想看看你会不会吃瘪,你会信么?”

“好吧。”贺难把头垂了下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理亏:“你说说你这边是什么情况吧。”

“在我发现酒里被人下了药之后,我就一直等着人来……”郁如意说道,“这两个在我门前鬼鬼祟祟地偷听了好久,以为我已经被药翻了才闯了进来,但是他们没想到我压根就没有喝酒……”

“他们一进来就发现我根本就没有昏倒,而是正盯着他们看,一个想打一个想跑,不过无所谓,一息之内我就送他们去见阎王了。”郁如意的语气轻描淡写,仿佛杀这两个人和踩死两只小虫子一样简单——其实对于郁如意来说虫子倒是比这两个蟊贼要可怕些。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们说?”贺难问道,他觉得郁如意在意识到这客栈不简单之后应该迅速地把消息通知给自己。

郁如意则是白了他一眼:“那样合适么?”

贺难也在说完之后迅速领会到了郁如意的意思,一个小姑娘半夜三更敲大男人的门实在是有些不太合适了,便把这个话题就此揭过。

这座客栈当然不简单,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黑店。乃是既贪人钱财,又害人性命的那种,并且他们在杀人越货之后还要将好看的女人送到附近的山贼寨子里供贼人们享乐,可谓是罪大恶极。

人们总会喜欢给自己扯个大旗,打个名头,就连贼人也不例外。有道是山贼占山称“地府”,水寇据水号“龙宫”,说的便是这绿林道上有些地位的贼寇会依着阴曹地府和四海龙宫中的凶神恶煞们给自己起个诨号。

不巧,贺难三人此时落脚之处正处于一个颇有些势力的山贼统辖之下。这位贼人号为青面阎罗,在萧山一带肆意掳掠,很是猖獗。

听这名字也知道,这位青面阎罗也是很有些本事的,不然打着个这样的旗号手上要是没有些本事早就被人给灭了——青面阎罗的武功不知是从哪里学到的,他擅长使一根两丈长,近百斤的鬼头铁索,这鬼头铁索一端是如西瓜般大的鬼头锤,另一端则是一个锋利的夺魂钩,据说这鬼头锤挨着即死,夺魂钩碰着失魂,煞是恐怖。

软兵器本就比硬兵器难练,更何况这铁索的重量也已经远超绝大多数人的能力范围之内了,就凭这两点也能断定,青面阎罗绝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他的恶名也并非空穴来风。

这青面阎罗手下还有四位鬼差,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分别占据萧山四方的一脚为虎作伥,各有数百名“小鬼”喽啰在手下听令。贺难三人从落雁郡自西向东途径萧山,正落到了萧山西方“马面”的手中,而这客栈正是阎罗寨的岗哨之一。

萧山地界的黑店岗哨当然不止此一家,就算是马面所管辖的西方也是如此,今日傍晚贺难三人来此留宿,只有些喽啰和一个小头目在镇守此地。这小头目也算是马面手下有一号的角色,外号叫做大头蛇。

大头蛇的心思歹毒精明,又擅长使些毒药,他见这三人均是相貌不凡,尤其是那丫头生的美艳不可方物,便生出歹心。一方面在酒菜中下了大份量的蒙汗药送到三人客房之中,另一方面又遣人去通知马面头领,想将这女子献给他邀功得赏。

大头蛇既然号称“蛇”,自然不只是会调制什么劳什子蒙汗药的,他还有不少毒药能致人于死地,但他又不知道这姑娘住在两个厢房内的哪一间,万一那姑娘喝了毒酒被毒杀可就不好了,便只在两个酒壶中都下了足够致人昏迷却无性命之虞的“一杯倒”。

药名一杯倒,虽然只有混在酒里才能发挥作用,但是药效却一点不假,真的是一杯就倒。君不见贺难喝了半杯酒就已经不行了么?只是另外两个一个滴酒不沾,另一个居然是个对蒙汗药几乎免疫的怪物,贺难倒了对大局还真没有什么影响——有魏溃和郁如意这两个杀神在这,贺难根本就插不上手,无足轻重。

不但如此,大头蛇还派了两个喽啰在客房外面紧盯着房客的动向,这俩人在听到屋里两个糙汉子在谈论什么屎啊尿啊之类的言论顿时便失去了兴趣,改为在隔壁屋门外听听那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干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之后二人以为姑娘已经中了一杯倒便想推开房门去看看,却发现郁如意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怕自己二人的突兀即将把坏事败露出去,一个人转头就跑想呼唤大头蛇,另一个却想先将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给制服——结果也很明了了,这俩人加在一起也没在郁如意手里走上两个回合,瞬息之间毙命当场,而郁如意也只是把厢房的门关上,再顺手把这两个倒霉鬼的尸体往屋子里踢了一踢。

大头蛇在客栈的楼下左等右等也等不来上面两个喽啰前来报信,心下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这两个家伙不会看那姑娘美貌做些苟且之事吧?这姑娘可是要献给马面大人的!

他倒不觉得那姑娘能打得过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但是这个念头从脑海里冒出来就再也按不下去了,他现在就得上去看看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此处,大头蛇连忙扶着楼梯向三层的客房中跑了过去——他把这三人安排到客栈的最高一层也是有原因的——三楼的高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他们跳窗逃走的概率。而就在大头蛇冲上三层的一瞬间,他的心中一凉。

他和贺难正好四目相对——魏溃把贺难扛在肩上,贺难的头自然地垂在魏溃的背部,而郁如意却是被魏溃那高大的身影给挡在了后面,看不到大头蛇的脸。此时这三人已经商议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准备连夜逃走,没想到正碰上了这个客栈的老板,也是阎罗寨的小头目大头蛇。

大头蛇真是人如其名,他的头不是一般的大,几乎赶的上贺难头颅的一个半大小,顶在他那瘦小的身躯上甚至有些恐怖——大家都怀疑他那个大脑袋随时都能从纤细的脖子上掉下来。而这么大的头当然也要比常人聪明一些,他迅速地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立刻转身往楼下跑去,然后射出了自己胸口揣着的一支响箭。

笔趣阁(m.xcxsg)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卒舞

在搜索引擎输入 卒舞 龙之谷中文 或者 "卒舞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卒舞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