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卒舞

第一三三章 是敌还是友

更新时间:2021-08-20  作者:我等天黑
献宝?

献屁!

列位看官当然已经清楚了谢斩的故事,以及关凌霄建议谢斩先赴锦官城的缘由。可即便锦官城是名门正派,和朝廷方面也有一些暧昧的关系,难道就不会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么?

答案想必也不言自明。

所以关凌霄万万不能说自己是来找鲁班天工图下落的,万一当年从谢斩家抢图害命的就是锦官城,你这不是羊入虎口送上门让人灭口呢么?

这年头不是每桩案子都“冤有头债有主”的,被人一刀砍死然后扔进深山老林的倒霉蛋多的是,就算尸体侥幸没被野兽吃掉,过了一段时间也绝对没人能认得出来这死的是哪位。所以如果真撞在人家枪口上了,别说是长生盟少盟主,就是盟主宋归潮亲来也不好使。

“来了么?没见过啊?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撒谎不会,装傻还不会么?

所以关凌霄的说辞是“献宝”。

这套词的情节大概就是谢斩家祖传了半部《鲁班天工图》,谢家由此发家,但也因此招来了一场劫难,谢家全家老小都被贼人杀的一干二净,所幸鲁班天工图并未失窃,仍旧在谢斩手中保存。但谢斩平素只爱习武,不通机关建筑,觉得这图留在自己手里既不安全,也无价值,便想转手以高价卖出去,偶然间和关凌霄结识,便想将这半部奇书卖给长生盟。而关凌霄虽然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但长生盟要这玩意儿用处也不大,便提出由自己作为中介,介绍谢斩将天工图出手给对此道颇有研究的锦官城,以置换一些其它资源。

这话,九分真,一分假。谢家的遭遇、谢斩其人只要锦官城花心思调查,那就全都有迹可循,而唯一扯谎的部分就是谢斩谎称鲁班天工图还在自己手上。

如果锦官城不是当年洗劫谢家的人,那他们自然不知道天工图的下落,谢斩要求以物换物还是高价出售,他们当然还有的谈;如果正是锦官城派出了当年那伙贼人,且他们已经拿到了半部鲁班天工图,那就有的忙了——他们不但要验证自己手里这半部是真是假,还要拿到谢斩手中那份,最后才能将谢斩灭口。

更别说在关凌霄编织的这套说辞中——谢斩那半部书现在放在长生盟总部,因为并不知道锦官城的态度,万一你们不要呢?万一你们嘴上说不要打发我们走之后再派人来抢呢?万一路上遗失了呢?你们锦官城要是诚心要,那就派人跟我们去拿或者咱们约好一个地方再做交易。

此举就是为了拖延和斡旋,无论锦官城是什么态度,都能让关凌霄以空间换时间来构思对策,就算锦官城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那三人也一定可以安全离开锦官城。

在锦官城的议事府内,关凌霄三人见到了锦官城的城主,也是锦官城的掌门——越戎刀。

一个罕见的姓氏,一个奇怪的名字,一个不凡的人。

在锦官城的历代掌门人之中,越戎刀不是武功最强的一个,也不是谋略最深的一个,更不是声名最广的一个,甚至连长相也并不出众。在外人眼里越戎刀似乎唯一的头衔就是“锦官城掌门”,比起锦官城的建立者熊希平和改变锦官城的男人熊建山来说平平无奇。

但这才是越戎刀真正厉害的地方。

他是头脑最清醒的那一个。

何谓头脑清醒?就是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知道锦官城要什么不要什么,知道朝廷要什么不要什么……

换句话来说,他很善于取舍。

听起来是不是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本事?那我打个比方大家就懂了。

不舍昼夜的读书考功名和与朋友整天吃喝玩乐哪一个是正确的决定?哪个又是更容易更轻松的?

日复一日的打熬筋骨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习武又如何?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优点可能更近于“自律”,但自律就是头脑清醒的一种直观表现。

关凌霄三人进来议事府时,府中只有越戎刀一个人坐在主位,看样子也是恭候多时了,负责引领三人的熊有光自觉地站在了掌门身边。

“关贤侄……我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越戎刀看了关凌霄一眼。

关凌霄笑着点了点头,又向越戎刀介绍了自己的同伴。其实他和越戎刀也没什么交情,至于他爹宋归潮和越戎刀——也是八竿子打不着,撑死有过数面之缘罢了,但江湖辈分摆在这里,越戎刀主动叫关凌霄一声“贤侄”,倒是谁也不吃亏。

四人闲聊了一会儿,还是谢斩先进入了主题——虽然谢斩不善言谈,但他们这套话已经排练了不知道多少遍,其中能涉猎的问题几乎都已经有了标准答案,所以谢斩也不至于有什么纰漏。

说到底谢斩只要把自己的经历讲一遍,然后谎称天工图现在放到了长生盟的分部就可以了。而且谢斩并没有将自己的“担忧和疑虑”过多的掩饰,直截了当地就告知了对方自己没有把天工图随身携带的理由,这也是关凌霄教给他的——有时候把难听的话用坦诚地方式说出来,反而更能让听者信服。

“路上带着不放心,拿到我们这来也不放心,难道放在长生盟手里你就放心了?”越戎刀试探着用玩笑的口吻问道。

谢斩也半开玩笑地回应了一句,无疑是对类似的问题做过准备:“长生盟的少盟主都在我们手里当人质,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想到接下来越戎刀的话锋居然又回到了关凌霄身上:“既然关贤侄觉得这天工图于长生盟无甚大用,想必也是看过的,不知道关贤侄可否说说上面都记载了何等内容?”

这话,刁钻。越戎刀也摆明了不会因为三人一句“没带在身上”就相信他们的话。如果关凌霄能答得出来,那尚且可信;若是他答不上来,那这三人的动机都有问题。

关凌霄见招拆招,欲擒故纵:“既然越城主看出来了,那小侄我也不妨有话直说——我谢斩兄弟这半部书里记载的东西不少,小侄也的确粗略看过一番,在经过谢斩兄弟同意之后便差人着手依照这图样试建了一栋酒楼,想必越城主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讨价还价吧?”

一席话,又将话题的重心转移到了“交易”上。

“你记了多少,盖了什么……老夫是管不着,但也别吃定我们锦官城就非要这个玩意不可。”越戎刀显然也精通生意经,哪怕心底再想要也不会张口就开价,万一开高了怎么办?“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长生盟想卖锦官城一个人情,而我这兄弟则缺一把趁手的兵器。”关凌霄信口开河,好像真要做交易似的。“久闻锦官城铸造工艺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宝剑换奇书,还算妥当吧?”

“呵呵……这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定下来的,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容老夫先考虑一晚也无妨吧!有光,你去负责安排三位贵客的休息食宿、更衣沐浴。”越戎刀下了逐客令:“过了今天再来找我也不迟。”

主人都这么说了,三个客人也不好继续,就跟着熊有光离开了议事府,到锦官城的客驿下榻去了。

是夜,子时七刻,关凌霄又一次迈入了议事府。

他不是来做贼的,他是来赴约的。

“你怎么来了?”整间议事厅内只有正座旁的小桌上点着一根粗蜡,关凌霄借着烛光看见了越戎刀的身形。

“越城主让我三更来,还要过今日的三刻,那我就准时来了呗。”关凌霄背对着大门,以便随时逃跑。

“呵呵……你果然比关凌霄聪明。”越戎刀说了一句极度危险的发言。

关凌霄脸色如常:“越城主的意思……我不是关凌霄?”

“不是。”

“为什么?”

“我说了,你比关凌霄聪明。我见过关凌霄,虽然已经很久了,但你除了和他顶着一张脸之外没什么共同点。”

“女大十八变,男大也当如此。阅历可以改变一个人,难道我就不能变聪明?”

“阅历当然可以改变一个人,但只能让傻子变成正常人,不能让傻子变成聪明人。”

“关凌霄是傻子?”

“不止,他是一个无能的二世祖,但你不是,所以你不是他。”

“那我是谁?”

“不知道。”

关凌霄的声音突然变了,他的声音变得和眼前的越戎刀毫无二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其实我才是越戎刀?”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会的还要多。”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关凌霄的声音又恢复了。

“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不是和我想象中的一样高。”话音未落,越戎刀挥手递出两道刀气。

越戎刀练的也是刀,只不过他用的是手刀,这是一种名为“却影刀”的功夫。气走双臂,以手为刀。

长刀出鞘,将那两道刀影破的干干净净,但攻势丝毫未减。

刀尖杀到了越戎刀的面前,而越戎刀双手连舞,也将关凌霄拦在了自己的“刀阵”之外,又过了十数个回合,二人默契地停手。

“看来你果然不是关凌霄,以他的天资和能力再过二十年也不会有这样的功夫。”

“这一点我倒是同意。”

说罢,“关凌霄”扬手一挥——却影刀,如影随形!

如影随形,就是方才越戎刀起手试探的那两道相叠的刀气。

“!!”看到自己的招式从对方掌中发出来,越戎刀震惊的眼眶都要爆裂了,但此时也不是该惊讶的时候,他也用了一招如影随形,四道刀气汇集一处,但看来仍是越戎刀这本体更胜一筹,“关凌霄”不得不闪身躲避。他倒是有更高明的法子破掉对方的招式,但没必要使用。

“你……究竟是谁?”在越戎刀的印象中,能现学现卖他人招式的人江湖上只有一个,可那已经是百年前的江湖了,如今的人们只配听他的传说。

“我不是任何一个人,所以……我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

“你……”越戎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这句话。

“听闻越城主‘善决’,那在下想请越城主决断一下,咱们是要为敌呢?还是要为友呢?”

最新网址:

在搜索引擎输入 卒舞 龙之谷中文 或者 "卒舞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卒舞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