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中文
龙之谷中文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龙之谷中文>>从婴儿开始入道

第117章 世上再无李昊

更新时间:2024-07-05  作者:古羲
李天罡等人都以为,李昊遭遇暗杀的那次,能够化解是因为李牧休等长辈暗中保护。

没想到居然是李昊自己亲手化解了危机?

可是,六岁?

寻常孩子六岁才刚踏上修行,李昊居然就能靠自己轻松杀死周天境刺客?

要知道,刺客偷袭,骤然发难,就算是同境都可能毙命。

这说明当时六岁的李昊,已经有充足应对周天境的力量!

可是……六岁啊!

几人都是怔怔地看着李昊,有些失神,他们一再高看这位孩子的修炼天赋,但似乎,还是远远低估了。

其妖孽程度,即便是乾道宫的圣子,只怕都要自叹不如!

李天罡微微沉默,他虽不喜李昊的性格,但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的天资是最顶尖的。

李福陡然想到什么,对李昊道:“昊少爷,那先前去苍羽城执行任务时,我暗中庇护您,那路上的两只蛟龙大妖……”

“也是我杀的。”

李昊平静说道。

李福瞳孔一缩,心中骇然,他回来的这段时间,还去飘雪院特意感谢了高卿卿,对方当时一脸迷惑的模样,他还暗自诧异,没想到问题居然在这。

自己保护李昊,结果反倒被李昊保护了他!

李福心中一阵唏嘘和惭愧,自己早该想到的,李昊在苍羽城暴露出十五里境的修为,孤身斩妖群,那两只大妖何需他人出手?

“还有这事?”

李天罡皱眉,看向李福。

李福连忙将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一遍,李天罡眼底寒光四射:“那群妖物,垂死挣扎,那时圣宫都已经打算撤退了,居然还妄图最后一搏,简直可笑!”

“原来昊哥当时去斩大妖了。”

李元照此刻也回想起那茶摊前的事,不禁怔住。

他们当时还在悠闲喝茶吃点心,而李昊却是转眼就去斩了两头大蛟,悄无声息。

赵伯眼神复杂,道:“这么说,若非少爷自身命硬,实力够强,这两次刺杀……他都已经死了。”

听到赵伯的话,李福的脸色顿变,而李天罡也是眼眸一凝,脸色有些难看。

本来派神游境的猛将李福回来,寻常情况,足以庇佑。

谁料那妖族竟如此丧心病狂。

面对六岁孩童,派周天境而非通力境来暗杀,一点机会都不给。

如今又派两头大蛟暗杀,慎重到十拿九稳。

结果,硬是被李昊自身给化解了。

李天罡深吸了口气,对李昊道:“对你的保护,确实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妖族会这么丧心病狂,以为你在神将府内,有亲卫看守,有其他夫人照料,加上神将府有法阵在,妖物根本不可能靠近,没想到还是险些让你身亡。”

李昊面色平静,道:“不是险些,是必死无疑。”

李天罡听到这话,眉头一竖,愠怒道:“你在怪我吗,什么叫必死无疑,你不是没死吗?”

“混账!”

李牧休不禁怒斥:“你是怎么说话的,咒昊儿死吗?!”

尽管李昊的心境已经平静,但听到这话,还是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

等看到那张满脸怒容的表情时,他不禁有种厌倦的感觉,淡淡地道:

“我没死,跟伱有什么关系,那是我命大,是我自己够强!”

若非穿越而来,若非是有面板加持,李昊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虽然因为面板的问题导致自己不能正常修行,但自己的境界提升速度丝毫不差。

毕竟这些年,他都是很用心在肝经验,肝面板,看似是娱乐,实则玩的越欢,提升越快。

若按李家子嗣正常的情况来说,嫡系天资普遍最差的情况,也能靠资源堆到七等战体。

而天资绝世,如九叔李君夜那般,千年第一。

可又能如何?

即便是九叔,在六岁时也才刚踏上修行,也不能敌过周天境!

面对李牧休的咆哮,李天罡稍微克制了下怒气,目光冷冽地道:

“你觉得是自己够强吗,你觉得是靠你自己化解?可笑!”

“你的修行情况,连我都隐瞒,我不知道是谁教你的!”

说到这话,他眼神虽没看李牧休,但李牧休却是气得老脸通红,这话意有所指,还用明说吗?

但李昊六岁时,他还不认识这小子呢!

“你自以为是,自诩聪明,实则是愚蠢!”

“你若是能早点展露你的资质,不隐瞒的话,我早就派羽玄回来保护你了!”

李天罡冷冷地道:“这样的话,不管你是六岁遭到刺杀也好,还是去苍羽城执行任务被刺杀也好,羽玄身为天人宗师,都能庇护你!”

“况且,你若是展露天资,你也不会去那檀宫,早就拜入名师门下,还能积攒你的人脉,得到大势力亲传弟子身份!”

“哪像现在这般,浪荡随性,这次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陛下看中的,若非有禹皇陛下的手谕,那天光是比拼人脉,你就输了,到时真的是贻笑大方!”

“身为绝世天才,天资第一,人脉却不如李乾风,这让人家怎么想,是不是你太过傲慢?太过孤僻?”

李昊眼眸微眯,冷声道:“别人怎么想,与我何干?”

“另外,你觉得我展露天资的话,妖族派来刺杀的人,会只是周天境吗?妖族要是得知羽玄来保护的话,它们难道不会派不朽境来刺杀?”

“若我展露天资,凭这种修行进度,就算是派不朽境过来,都不为过吧?”

李天罡微怔,脸色微变了下,天资这块来说,确实如此。

以妖族那些家伙的疯狂,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况且,对付一个六岁的废物孩子,都能派出周天境来,若是知晓李昊的夸张天资,估计第一次暗杀就是天人境,乃至是不朽境了!

不朽境出手,除非李家老一辈暗中庇护,否则基本成功!

“真龙比拼,人脉只是点缀而已,有什么好在意?以昊儿的天资,只要登高一呼,哪个名门不来拜访?”

李牧休插嘴道:“何况昊儿能得到禹皇恩宠,又何需其他人脉,怎么不见乾风那孩子被陛下看重?”

李天罡看了他一眼,他当然明白是这道理,只是觉得李昊没利用好,太过随性。

有天资也不是这么挥霍的!

“刺杀的事,确实有你的道理,但身为将门世家,这是每个李家子弟都要面对的命运。”

李天罡沉着脸道:“别说是你,李家儿郎,谁没面对过刺杀?你问问二叔,妖族将我们视作眼中钉,听说老一辈还有的孩子,刚出生就夭折了,有时在街上游玩,就被混在人群里的妖族给偷袭了!”

“你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的。”

李昊面无表情,道:“那出生在李家,真是我的福气了。”

“身为李家儿郎,你就这点觉悟吗?”李天罡冷着脸道。

李昊不禁想笑,但看着对方的面容,他却实在笑不出来,淡淡道:

“我之所以说这些,不为别的,你也别误会,我不是想怪罪埋怨,也不是委屈,跟你诉苦。”

“我只是想说,你的儿子确实已经死了,今后,我也不再是李家人,麻烦你让开,别挡我道!”

“你什么态度!”

李天罡眼眸中寒光骤然放射,大怒道:“小小年纪,别的没学会,就学会离家出走了?!”

“离家?”

李昊嗤笑一声:“这里不是我的家,我只是一個租客,在这里租了十四年,这十四年的吃喝穿用,我花销的东西,我会还给你的!”

李牧休怒瞪了李天罡一眼,但此刻却顾不得怒斥他,满脸心疼地看着李昊,道:“昊儿,你别冲动,你若不喜欢待在这山河院,你就随我老爷子今后住在听雨楼。”

“在那里,谁都不会管你,谁也管不到你!”

“有我老爷子在,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李天罡怒道:“听雨楼也是李家的,里面的功法,也都是李家先祖搜集的,他能学这一身本事,就算不依靠丹药,难道功法上就没有吗?”

“李天罡!!”

李牧休猛地怒吼,咆哮道:“你真的想要把昊儿逼走,逼死吗?!”

李天罡被他吼得一窒,但却没有退让,气怒地道:“二叔,您别再纵容他了,他当真以为自己这一身本事,是靠自己得来的吗?”

“他身上流淌的是我跟青青的血!”

“没有我跟青青结合,他能有这种妖孽到超出常理的天赋?!”

“没有李家搜罗的天下功法,他能有这一身本事?!”

“他若不姓李,禹皇陛下又岂会在意,看重他一个凡人?!”

说到这,他的声音愈发洪亮愤怒:“他一身荣耀光芒,都是因为,他姓李!!”

“你,你简直混账!”

李牧休气到说不出话来,他何曾被这当年的小子如此顶撞过。

这些年李天罡在边疆杀妖无数,也从青年郎成为中年人了,脾气似乎也不像当年那般。

“叔叔!”

边如雪跟李元照都是脸色难看,满脸担忧地看着李天罡,但碍于对方此刻散发出的莫大威严和气魄,想劝说,又畏惧。

那如神明般的威严,让他们都忍不住颤栗。

面对愤怒的李天罡,李昊的面容却格外的平静,眼神也变得格外的冷漠,他缓缓道: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先前说过,我今后不会再姓李了,我也不会再是李家人。”

“今日,你要么让开,要么就打死我!”

“你以为我不敢?!”

李天罡怒道。

李昊浑身气息显露,眼神也变得锋利:“那就来试试。”

“天罡,你够了!”

李牧休满脸血气上涌,眼中散发着骇人的光芒:“你别逼我破心誓,一旦我破了,今天我非打残你!”

李天罡脸色微变,对李牧休的实力,他自然是无法抵抗,只是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袒护李昊,让他心中愤恨。

若无这些长辈在,他好好管教,必定能改掉李昊一身顽劣。

“昊儿有今日,都是拜你们所赐!”李天罡咬着牙道。

李牧休气道:“好好好,你还怪我了!”

李昊摇头道:“二爷,别说了,也不必再说了,我走了,各位,后会有期。”

他说着,便径直朝前方走去。

李天罡脸色微变,闪过愤怒,浑身也爆发出一股威势。

但李昊却视若无睹,只是从其身边踏过。

李天罡抬起巴掌,但看着少年平静到冷漠的面容,他却莫名的心头一痛,咬着牙道:“你会后悔的!”

李昊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却翘了一下。

后悔?

他死都不会!

“昊儿!”

李牧休眼中带着强烈的愤怒和失望,看了一眼李天罡,随即朝李昊追了过去,阻挡在其前方。

“昊儿,你别冲动,二爷我……”

“二爷,让我走吧。”李昊抬头,只是平静地说道。

看着少年的眼眸,李牧休心头一颤,话到嘴边,却忽然说不出来了。

李昊已经从其身边踏过。

神将府外。

除青州城内一些好事者近日跑到这边驻足眺望外,此刻,府外的街道上却是站着一批浩浩荡荡的身影,全都气息不凡。

他们身穿各异的服装,似乎来自各州。

但实则却都有同一个身份,那就是檀宫学府,白殿弟子。

能进入这座十九州的一流学宫最顶尖的白殿者,他们的天资虽不及那些顶尖名门亲传,但也都是人中龙凤,天骄翘楚。

此刻,他们没有穿院服,而是穿着自己原本的衣物。

“我等求见李昊少爷!”

“听闻李昊少爷天资绝世,特来拜访!”

“请贵府让我等进府相见!”

众人在府邸外,不断朗声说道。

神将府的父子大战,惊动全城,他们自然也知晓。

这两日各种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他们听闻李昊这两日在府内,被其父严惩教导,都赶忙过来求情。

说是拜访,实则是来看望求情。

如此众多的天才聚集府外,吸引路边大量群众观望,这鼎沸的议论声,也惊动了府内各院。

坐在青莲院里的陈贺芳听闻消息,在管家老妇的搀扶下,杵着拐杖走了出来。

老太太出动了,其他各院的夫人闻讯也都赶忙过来,查探究竟。

于是,府内外都站满了人。

“那是祁州余家少爷。”

“那是幽州赵家小姐!”

“青州的白家也来了。”

“那不是周将军的儿子吗?”

人群中有人认出这些天才们的身份,而府内的各院夫人,见多识广,也都从他们的穿着,袖边纹饰,腰间佩玉雕琢等,辨别出他们的身份。

这些天才背后的家世,虽不及神将府显赫,但大多也都是各州有名望的大家族。

如今,他们居然全都来寻李昊。

先前在李昊争夺真龙的宴会上时,都没见这么多人。

“这些家伙,该不会是听到一些谣言,来给昊儿求情的吧?”高卿卿狐疑说道。

柳月容眼眸阴沉,这两日她的审核程序,李天罡已经上奏了,听说为避嫌,特意交给刑部侍郎亲自过来带队调查,正在赶往此地的途中。

本来这路程早就该到了,只是忌惮她的国夫人身份,那刑部侍郎才没有急于赶路。

毕竟这关乎神将府的事,烫手山芋,估计那位刑部侍郎已经收到不少柳家文臣的递信,此刻正焦头烂额。

“昊儿居然结识这么多好友,先前他们怎么不曾过来?”

“难道先前不认识?”

众人都在惊诧,但这种可能性极低,毕竟李昊的天资早已显露,名动青州,要来讨好,也该在真龙宴会上趁热打铁,而非现在,父子大战后,李昊名声暴跌。

遭受不少非议。

毕竟子与父战,古今礼孝,都说不过去。

但这些人却偏偏在此刻上门了。

陈贺芳杵着拐杖,没有说话,只是眼眸中却露出几分伤感,她已经看出,这些青年俊杰,多半是那个孩子的真心朋友。

跟那些因利益结合的人脉相比,这份真情,反倒是最难得!

就在此时,忽然间两道身影从天而降,径直落在了府外门口。

望着这座煊赫辉煌,充满威严霸气的神将府,宋御风跟宋秋墨都是微微凝目。

旋即,他们看到这些聚集的檀宫学府弟子,宋秋墨瞥了一眼身边的宋御风。

宋御风微微苦笑,道:“这些家伙,可真会给我添麻烦,好在没穿我檀宫的院服,也算懂事。”

此刻这些天才,都是穿着自身衣物,有些还特意腰间别了象征家族身份的玉佩,如此行事,倒让他感到欣慰和好笑。

宋秋墨白了他一眼,旋即凝目看向府邸,她眼中湛蓝光泽掠过,在她的视线中,这座煊赫的神府高墙内外,遍布蕴含光泽的神辉法纹。

这些法纹有好几种类型,而其中一种,就是针对妖族。

若是她冒然踏足的话,顷刻就会触动这些法纹,激活神将府的法阵!

“贺芳夫人,许多年不见了。”

宋御风此刻看到府内的老太太,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他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府内众人耳中。

看到这位檀宫宫主,府内众人都是脸色微变,尤其是注意到对方身边的宋秋墨。

对这只檀宫学府的守山妖王,她们并不陌生。

两位四立境的强者,居然同时降临。

“宋御风,你带着守山妖王来此,所为何事?”陈贺芳老太凝神道。

宋御风微微一笑,道:“听闻神将府李昊少爷,天资绝世,特地想来看看,拜访一下,还望夫人通融。”

此话一出,各院夫人都是脸色微变,有些震撼。

没想到这二位居然也是冲李昊而来。

不过,想到李昊先前拜入到檀宫学府,她们很快便能理解了。

只是,那孩子才入檀宫学府多久,居然能得这宫主如此看重?

要知道,檀宫学府在青州城多年,跟神将府彼此的关系都是若即若离,友善却不亲近。

如此相处,对彼此都甚好,但现在,对方居然为了李昊,打破了这道平衡的关系。

是因为那孩子的天资吗?众人心头暗想。

“昊儿近日在休息,二位若是想见,自然可以。”

陈贺芳本想说昊儿在养伤,但想到这大庭广众,提及伤势,不免又让人议论起那场让神将府颜面无光的大战。

听到老太的话,宋御风心头微讶,本以为要费点口舌,没想到如此轻松。

他当即便道谢一声,就要进府,忽然间,府内传来一阵轻微骚动。

各院夫人转头,便看到一道少年身影走来。

少年两手空空,胸前外服处的领口衣襟处,似还能看到一抹淡淡殷红。

在其脚边,则是一只熟悉的白毛狐狸。

“昊儿?”

陈贺芳转身看到李昊,眼眸中露出复杂和疼惜,一个是她喜爱的儿子,一个是她初次见面不久却颇为喜爱的孙子,她都心痛。

“你怎么来了。”她面目慈祥,轻柔询问。

李昊看了这位亲奶奶一眼,面对那慈祥温柔的目光,他心头却是暗叹一声,随即平静地说道:

“奶奶,孙儿给您道别了。”

“嗯?”

此话一出,陈贺芳顿时愣住,其他夫人也都惊诧地看着他。

柳月容则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凝视着李昊。

“我要离开,今后,也不会再回来了。”

李昊微微躬身,对这位奶奶说道。

“昊儿,你要离开李家?”陈贺芳怔住,眼眸微微睁开,有些吃惊。

李昊点点头,目光扫过其余夫人,在看到柳月容时,眼底一抹深沉的杀意掠过,但很快收敛。

他知道,此刻强杀对方,多半很难,而且会让自己陷入更加凶险的境地。

他的实力还不够,还需要积攒。

“昊儿。”

此刻,李牧休老爷子跟边如雪、李元照等人也追赶过来。

李牧休连忙道:“昊儿,你别冲动,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说到这,他看到了柳月容,顿时脸色一变,寒声道:“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昊儿赔罪道歉!”

柳月容脸色微变,一脸委屈地道:“二叔,刑部还没调查事情原委,您不能再冤枉我了。”

“你!”

李牧休咬牙切齿,老人的手背青筋都凸起。

李昊却平淡地道:“二爷,不必动怒。”

李牧休微怔,看向他。

李昊却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放狠话。

道歉?赔罪?

有些事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唯有用血用命,才能让人铭记,才能让自己平息。

“大娘,九娘。”

李昊目光扫过众人,再次躬身一礼:“往日的照顾,昊儿感激不尽,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贺剑兰跟姜仙儿的脸色都是变了,贺剑兰道:“昊儿,你别冲动,你父亲脾气大了点,但你们毕竟是父子……”

李昊嘴角牵动了下,怎么又是这话。

他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忽然有所感觉,抬头看去,天空中竟飘落下一枚鹅毛雪花。

深秋已过,这初冬的第一场雪,似乎来得有些早了。

他眼眸从灰云覆盖的苍茫天际收回,落在前方的台阶上,随后抬脚走了过去,没再说任何话,也没做任何停留。

“昊哥!”

李元照忍不住呼唤,眼眶湿润泛红,鼻端阵阵发酸。

李昊身影微顿,却没回头,先前的叮嘱,已经说过了。

边如雪怔怔出神,本以为这次下山,陪李昊拿下真龙,她就道别,没想到会经历这些惊变。

忽然,李昊面前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如黑云般笼罩,遮挡了视线。

“你想要走?走哪里去?”

李天罡脸色冰冷,满是寒霜地道。

走哪里去?李昊认真想了一下这话,心头也是微微有片刻的茫然。

是啊,走哪里去?

但很快,他就心神收回了,嘴角微笑:

“天大地大,我本是过客,四海皆可漂泊为家。”

李天罡勃然大怒,道:“简直可笑,你生是李家的人,死也是李家的鬼!”

“我不姓李了!”李昊冷冷地重申道。

李天罡寒声道:“那你想姓什么?”

李昊闻言略微失神。

是啊,不姓李,那自己姓什么?

最关键的是,自己前世,也是姓李啊。

他先前一直平静的心,此刻却感到一阵苦涩。

前世父母早亡,没想到自己穿越一场,竟连自己的姓都要保不住。

明明出生豪门,却落得如此田地,当真可笑。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霜寒的冰冷空气涌入肺叶,让他却感觉到几分舒适。

他再次恢复平静面色,道:“我姓什么,跟你无关,反正不会再承李姓,今后,我与李家,再无瓜葛!”

“你以为说这么一句,你就能撇清跟李家的关系了?”

李天罡目光含怒,道:“李家养育你这么多年,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李昊微微抬头,凝视着他:“那你想如何?”

“想走可以,把你欠李家的东西都还了!”李天罡怒道。

李昊凝声道:“你想如何还?”

“如何还?说的轻巧,李家的功法你学去了,你怎么还?”

“给你筑基溶血的那些宝药耗费了,你怎么还?”

“你一身流淌的血液,你怎么还?!”

李天罡字字冰冷地质问道。

李昊沉默了下,道:“功法我可以不再使用,我修炼了多少本,今后我会赠送给听雨楼多少本。”

“筑基的宝药,我今后会采还回来,你斩的那头三千年大妖的宝血,我也会还给你!”

“至于这一身的血液……”

李昊抬头直视着他:“我说了,你的儿子早就死了,现在的命是我自己的!”

如今他踏入天人境,修炼了自身的道,可自创功法,其余功法即便他不用,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李天罡怒极反笑,道:“好好好!达到天人境,给你翅膀硬了,功法我就先不说了,三千年的大妖,你怎么斩杀?”

“你可知道三千年大妖是什么境界,那至少都是不朽境中期,乃至是巅峰!”

“你以为你现在踏入天人境,将来就必成不朽吗?”

李天罡面露讥诮,道:“天人境后,一步一门槛,天资再绝世,也难说百分百就能成为绝世强者!”

“曾经有十九岁踏入宗师境的天骄,百年后,才踏入三不朽!”

“你想拖,我可等不了!”

李昊眼底也露出寒意:“那你说怎么还?”

李天罡看着他的眼神,心头更为狂怒,道:“要还是吧,好!三年,我给你三年时间!”

“三年内,你学了多少本,你就补多少本!”

“三年内,你给我斩一头三千年大妖回来!”

“至于你这一身李家的骨血天赋,你休想浪费了,你去天门关交接,替家族镇守住那里,我也不要求你能守多久,只要守住三年,我就当你还清了!”

“李天罡,你当真疯了吗?!”

李牧休惊怒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吗,你想要杀死你儿子才罢休吗?!”

其他人也都是脸色微变,这威胁未免也太狠了。

别的还好说,能求人帮忙,但镇守天门关就太难了。

这是李家镇守之地中,最凶险的一处!

地处大禹边疆深处,如一根尖刺凸出,周围两边接壤的都是妖魔之地,再往前数万里,就是大荒天。

此外,在那附近,还有归属大禹的藩国,那藩国虽然年年进贡大禹朝,表面功夫到位,但暗地里,却早已勾结妖魔,时常冲击天门关。

只是,这种事找不到证据,以往即便找到了,也被藩国用替死鬼挡住。

这些年来,李家死在天门关的将士,不知凡几。

即便是四立境坐镇,也只能勉强镇压!

在那里的战亡率极高,当年李家三郎、六郎,都是镇守此地,折沙沉戟,葬身于此处!

如今,居然让李昊一个少年过去?

纵是天人境,在那里也只是一杯黄土罢了!

不过,他们都看得出来,李天罡说这些话,不过是在逼迫李昊,不允许他离开。

看着眼前含怒的面容,李昊深深凝视了对方一眼,点头道:“没问题。”

李天罡脸色一变,没想到李昊真敢答应,他气得想笑,道:

“好好好!果然够无知无畏,你可知道天门关是什么地方?三年?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三年,就算活下来,三年后你是什么性子!”

他气得冷笑起来,道:“你镇守那天门关,我会将那里的李家兵马全都收回,也不会再给你派遣一兵一卒增援,你不是要脱离李家吗,你就靠自己去试试看!”

“试试看没有李家,没有那么多将士庇护,你究竟算得了什么?!”

“你的安逸,你的骄纵,都是无数人用血换来的,到时你就知道,你的天资,你的本事,在尸山血海面前,一文不值!”

听到此话,李牧休彻底怒了,道:“你想要杀死昊儿就直说,何必这样?”

“要是昊儿去的话,我也陪他去!”

“二叔!”

李天罡变色,愤怒地道:“您身为长辈,我一再容忍您,我希望您搞清楚,这是我们的自家事!”

“您还要纵容昊儿到何时?若是再掺和的话,休怪我以真龙之名,将您禁足在听雨楼!”

李牧休闻言,气得怒目圆瞪,浑身颤抖。

“你还要禁足我?你就是这样执掌李家的吗!”

而此刻,李昊陷入了沉默。

天门关的事,以往也听二爷说过。

每当说起,不免唏嘘。

那是李家替大禹看守的最凶险的一块险地。

但是,听二爷说,这些年来李家儿郎在那里的折损,殁河的加速延伸,外面的动乱等等,禹皇似乎已经有舍弃那里的意思。

将兵马收缩回防。

这消息,眼前的李天罡多半也是知晓的,所以对方才敢说出,撤掉李家兵马的事。

即便他守不住,舍弃了,李家顶多也就是背负一顿责骂惩罚,却不会严惩,毕竟那位禹皇心中已有此心。

看到李昊沉默不语,李天罡不禁冷笑:

“怎么,就这点骨气?”

李昊抬头凝视着他,忽然,一道声音传入耳,他神色微动,沉默了下,缓缓道:

“行,这话是你说的,三年,我替李家看守三年,三年之后,这些年吃的喝的用的,包括我这身体里流淌的血液,都再无相欠!”

李牧休见李昊答应,急忙道:“昊儿,你说什么胡话,你这些年吃喝的,哪需要用命来还啊!!”

李昊嘴唇微动了下,是啊,何需用命来还?

谁能料到昔日的些许恩情,竟需要千倍万倍的偿还!

只是,他的心底已经彻底厌倦,不愿再有丝毫牵绊。

“畜生,你真敢答应?”

李天罡暴怒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拿什么去守?就凭你这天人境的修为吗?还没踏入天门关,你可能就死了!”

李昊漠然地道:“我宁可死在外面,也不愿死在这里!”

“你!”李天罡窒息,气到说不出话。

“我已经答应你了,让开吧!”

李昊不再跟他多废话,冷冷地说道。

李天罡呆立在原地,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昊却直接跨过其身,随后,在众人的惊呼急唤中,跨过了那道门槛。

跨过了那道,无数人想要踏入的地方!

这一步踏出,便意味着,自此世间再无李昊。

众人都是呆呆地看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那少年的背影是如此的决绝,如此的干脆。

他们都没想到,这对父子竟然都是如此的硬挺,顽固倔强。

“昊儿……”

“昊哥!”

众人忍不住呼唤,但少年的背影却没有任何停顿,一步一步,顺着神将府大门的台阶,走下去。

李天罡猛地转身,盯着那道背影,脸色铁青:

“你会后悔的!”

这声音传入少年的耳中,少年却没有任何反应。

李牧休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感觉到,这少年一去,似乎再也回不来了。

就像李昊所说,从此不姓李。

他舍弃了这天底下除皇室外,那个最尊贵的姓氏。

在这个冬季离去。

而神将府外,宋御风跟宋秋墨,以及众多白殿子弟,全都听到了这些交谈。

他们都是直愣愣地看着这走出神将府的少年。

他们是来为李昊求情的,但没想到,这个神将府千百年最杰出的天才,竟然在今日脱离了这座神府。

他们想劝说,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父子俩的对话,让他们都感到寒意。

人群中,忽然走出一道身影,对李昊道:

“李昊兄弟,一路走好。”

李昊看了眼,竟是那位皇子姜瀚星。

对方的打扮朴素,并没有任何皇子奢贵装扮,先前是混迹在人群中。

但此刻,对方却挺身而出,若是有心人留意的话,必定还是会认出他的面容身份。

而以对方的身份掺和进神将府的家事,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二人的目光相碰,李昊就知道,对方甘愿如此。

但他没多交谈,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似乎显得不熟,毕竟他此刻的身份并不好。

姜瀚星目送李昊离去的背影,忽然间朗声道:

“李昊兄弟,还记得你那日在青楼的诗歌吗?”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在搜索引擎输入 从婴儿开始入道 龙之谷中文 或者 "从婴儿开始入道 lzgzw"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从婴儿开始入道目录  |  下一章
其他用户在看:
龙之谷中文 - 免费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www.lzgzw.com